您的位置: 政务公开 > 文史资料

科右中旗出土文物概况

来源:部门 作者:钱玉成 白玉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9日 浏览次数:

                                                                                            

  科尔沁右翼中旗位于兴安盟南部、大兴安岭东南麓。土地总面积15613平方公里。

  境内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北部多山,丘陵山区约占全旗土地面积的60%。中部和东部为低山丘陵,南部趋于平缓漫岗,坨甸相间,并有断续沙丘。沙丘、沼泽地占全旗面积的25%。

  霍林河,发源于哲里木盟扎鲁特旗,自西北向东南流经旗内12个苏木(),横贯境内。境内总长358公里,流域面积11113平方公里。

  自1975年,吉林省文物工作队以及1980年以后的兴安盟文物工作者,经过多年的文物普查,先后发现了文物分布点115处。这些遗迹中,有新石器时代的遗物;鲜卑人的墓群;辽金时代的城址、居住址、墓葬、遗址;元明清时代的墓葬、遗址、庙宇等。文化内涵丰富,出土文物种类繁多,基本上反映出科右中旗文化分布特点、文物分布规律以及其广博源远悠久的历史。

                   一、新石器时代

  科右中旗境内的霍林河流域,是新石器时代文化分布地之一。

  科右中旗境内的新石器主要是细石器遗存。细石器文化是旧石器时代末期开始出现的,主要存在于新石器时代的一种文化类型。世界上的细石器分为“地中海传统”和“华北传统”两大支系。在我国东北、华北、西北许多省区,分布着大量的细石器文化遗物。这种暂定为北方草原系统的细石器分布极其广泛,而且延续时间很长。

  科右中旗境内中南部的沙丘地带,分布着细石器遗迹。在这里移动或半移动的沙地上,地表散布着石磨盘、石叶、石核、石镞、尖装器、刮削器等大量磨制细石器,做工精细,大都有二步加工和使用过痕迹。经过多年调查,科右中旗境内现发现细石器文物分布点24处。

  贝子府遗址

  遗址位于科右中旗白音胡硕镇东南40公里,西南距高力板镇30公里。遗址位于沙丘地带。沙丘中有许多风蚀坑,从坑口至坑底均是黑土堆积,深35不等。面积为东西长50,南北宽30。出土细石器,石料有燧石和石英两种。长条形石片6件。多断折。石片背部有单脊或双脊线,断面为三角形或梯形。在背面一侧或两侧边进行过修整,两侧边有使用痕迹,有的还有锯齿形缺口。刮削器 6件。圆刮器 l件。黑色石英岩质,背面有部分自然岩面,周边使用痕迹明显。长圆刮器 2件。一件的一边经过二步加工;另一件周边有加工痕迹。石镞 1件。白色燧石质,前端尖锐,两边锋刃薄利,凹底。长15厘米、厚03厘米

  在该遗址中,还有数量较多的打制石器,器形大、制造粗糙。多保留部分岩面。主要有斧、锛、砍伐器等。

  双龙岗遗址

  位于代钦塔拉苏木双龙岗村南1公里。遗址中间略为凸起,高出地面o5。四周被水冲向围绕,遗址范围。东西长700,南北宽50。从断崖部分来看,遗址的文化层厚约01o2。从地表到05处是黄沙土,0507处是黑粘土,质地紧密,埋藏石器和陶片。

  采集细石器文物有:

  石斧 1件。石质较硬,磨制较粗糙,白灰色。亚腰,刃部残、赂有弧度。宽55,残长35厘米

  石磨盘 12件。用灰色细岩制成。磨盘略呈船形,弧状,中间凹陷。磨制精细,使用痕迹明显,长51厘米、宽205厘米。磨棒长212厘米,两头尖,中间较粗,有磨损痕迹。

  在我们调查过的细石器遗址中,发现数量不多的陶片。大体可分为两类:一是红褐陶,占多数。较粗糙,均为手制。有的羼细砂或粗砂,质地松脆,火候较低。器形也较为单一,可辨有罐、鬲足,未见完整器物;二是灰陶。部分饰有篦纹,胎壁较厚、火候较高。可辨器形有罐、盆等。

  科右中旗丰富的细石器说明,当时的人们不仅使用打制石器,而且随着生产的发展逐渐普及磨制石器。从石镞、骨镞的出现,可看出已使用简单的弓箭,为以狩猎为主而逐渐发展到畜牧经济提供了较为进步的生产工具。

  科右中旗细石器遗址具有两个鲜明特点。一、多座落在沿河或临水的岗地上。遗址中大多发现了鱼骨、蚌壳、兽骨等。而磨制的生产工具如刀;斧等数量很少。这一情景表明,当时的农业还处在比较原始的阶段,人们的生活来源很大程度上还不得不依赖于对鱼类和小动物的捕食。他们需要追逐水草,过着定居或半定居的生活。那些长12厘米的单脊或双脊小长石片,边刃压剥锋利,可用作刮削器使用,又能镶嵌在带槽的骨柄或木柄上组成复合工具,成为当时的一个先进生产工具。二、这些遗址面积不大,大的不到4万平方米,小的刚过100平方米。出土文物中,伴随着晚至辽金时代的陶片,器型多转为简单,种类以碗、罐为主的中、小型器物。目前,由于遗址多位于流动或半流动沙丘中,地层关系上尚不能确定明确的早晚关系。这些陶器的器表一般经过打磨,有刻划、锥刺、掐捏、堆塑和压印的装饰和图案,显示出较为复杂的文化内涵。

                 二、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

  战国时期,出现在内蒙古草原上的民族是匈奴和东胡。匈奴占据了蒙古草原的西部,东胡则活动在东部大兴安岭前后的广大地域。汉高帝元年(公元前206),东胡族被冒顿单于所灭。东胡族分为三部,一为匈奴、一为鲜卑、一为乌桓。到了西汉末,鲜卑强大起来,活动在科右中旗霍林河流域。

  科右中旗吐列毛杜镇北玛尼吐村西有一处鲜卑墓 ·群,距霍林河只有1华里。位于南北长200,东西宽90的半流动沙丘中。共发现一百二十二座,均为长方形单人葬土坑墓。墓坑长1823、宽0406、深02125之间。头向均为西北向或北向。基本上呈南北平行排列,间距在011之间不等。

  这批墓葬出土了陶、铁、骨、铜、金银器等八类近200件文物。所葬器物都是实用器,陶罐均有炱痕,为死者生前所用。

  第40号墓出土物比较集中,以其为例简介。M40为长方形土坑墓,长185、宽06、深09

米。方向为北偏西45‘。距南壁03、地表03处,留有一半圆形土台,长约04、高约03,下至墓底。北壁留一土台,长方形,距地表04,宽略同北壁。死者为一老年男性,仰身直肢,骨架保存较好,长约170

  随葬器物:南壁正中,置一米黄色陶罐,口沿已露出地表,敞口、圆唇、鼓腹、平底、手制、火候较高,有火烧过的炱痕。肩部有一周凹弦纹,肩下至底部饰马、草、树木、网格、草等纹饰,刻画比较逼真,有十足的草原风味。共七周,纹饰大体相同。口径12厘米、底径96厘米、通高17厘米。距坑口07,头骨右上侧置一黑褐夹砂陶罐,向南倒放。敞口、圆唇、长腹、平底,手制,火候较低,炱痕严重。口径96、底径67,通高14厘米。死者颌下置一红长腹罐底部,高约4厘米。上部被锯掉,疑做碗用,底径66厘米,底部中间有一圆孔,直径15厘米。手制,有炱痕。另外,头部、脚部集中有大量铁器,约有50余件。大多锈蚀破坏,只能少量辨出镞、带钩、剑、甲片等。左手握一铁剑,残长15厘米。口内含有两粒绿松石饰件。左脚部放一长方形骨管。

  这批属于拓跋鲜卑部的墓葬,单人葬取代了氏族丛葬。反映了氏族大家庭的解体。个体家庭的出现,有了贫富分化,社会已发展为保留有一定母权制残余的父系家长制。已开始了简单农业生产,铁器已开始大量使用,为农业生产提供了先进的生产工具。大量的铁器和一些铜制品,一部分可能系汉族地区输入品,一部分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则明显为自制。

  这批位于霍林河附近的墓群表明,东汉初期生活在这里的鲜卑民族仍以游牧骑射为特长,同时也有了农业和手工业。特别是铁器的大量使用,说明了生产力有了一定的发展。

                  三、隋唐、五代、宋辽金时期

  从南北朝时开始,科右中旗为室韦地域。北魏时,霍林河水称啜水。到了唐代,又称燕支河。唐代,这一地区大部分隶属室韦都督府,并设松漠都督府和饶东都督府管辖。

  霍林河水横贯科右中旗,两岸流域是契丹人的发祥地之一。契丹在东部鲜卑南迁之后,逐渐强大起来,到十世纪初,耶律阿保机建辽,设置五京制,这一地区归上京道泰州管辖。辽末,女真人迅速崛起。完颜阿骨打建金,这一地区归属东北路招讨司管辖(驻泰州)

由于科右中旗特别是霍林河是沟通内蒙古高原与松嫩平原的交通孔道,加之两岸流域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宜人宜畜,对于契丹、女真等游牧民族吸引力较大。这一点,从科右中旗境内大量辽、金遗迹完全可以看到。

  ()辽代遗迹

  辽代的遗址、城址、墓葬、题记等分布较广泛。这些遗迹,辽代文化内涵突出。地表散布有建筑构件、生产、生活用具、钱币等大量遗物。庞葛城 《金史》记载。经调查当位于今霍林河北岸的车家营子。城内散布大量的辽代砖、石、互片、灰陶片、粗白瓷片。该城东南4公里的巴扎拉嘎发现了一座辽墓。墓中出土了大批陶瓷器、铁器、铜器和木制棺床。随葬品十分丰富,当是契丹社会上层人物,生前的车家营子古城的主人。

  霍林屯城址 位于巴扎拉嘎苏木霍林屯村内。长340、宽320。土筑,保存较好。残高1、基高75。南墙和北墙正中各开一宽10的城门。城内采集莲花纹、兽纹瓦当。篦纹灰陶片遍布全城。可辨器形有壶、罐、盆等。

  契丹文题记

  科右中旗特别是霍林河流域发现了十余处契丹文题记。吐列毛杜东北海林村巴拉哈达山腰石洞有契丹文对译的“大康三年四月十三日”(大康是辽道宗的年号,即公元1077)。题记和十余条契丹文、汉文题记。巴拉哈达广蒙语意为虎形的石崖、石洞正在山崖的下部。其它处的题记,也大多选择在风光秀丽、景物迷人的山上。当时,大批契丹汉族的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纷纷来此游览观光,雅兴所致,挥毫题记。为研究辽代的文字提供了珍贵资料。

  辽代墓葬

  墓葬分布较为广泛,主要集中在该旗中部。目前,发现辽墓31处,这些墓葬大都分布在向阳山坡上。许多地表暴露有垒砌石圈。大部分是墓群分布,少则三、五座,多则三、四十座,许多墓群排列有规律,三角形、梯形或平行排列。墓葬可分为土坑、石板垒砌、砖室三种。石板垒砌居多。墓室多为方形或长方形,规格·一般为2X2米或2X15。一般墓都有墓道,多阶梯式和斜坡式。

  科右中旗巴扎拉嘎普发掘过一座辽墓、出土了一对鸡冠壶、马鞍具及一些陶器,其它辽墓也出土了许多辽代较典型器物。篦纹灰陶罐、辽三彩、粗白瓷碗以及马鞍具均有发现。

  1991年在代钦塔拉的一座辽墓中,出土大批纺织品,一个木制棺床、两付鎏金马鞍具。另外,出土了一个契丹文木板、银镜以及大量铁器、骨器、玉石金银饰件。墓中绘有壁画,惜剥落严重。

  大量辽墓及出土文物,为深入研究辽代生活习俗和社会制度提供了实物资料。

  窑址

  科右中旗境内现发现4处窑址。1.白音胡硕窑址位于镇东南25公里。袋状,深2、直径15。周围散见灰砖、瓦当,及篦纹灰陶片,曾出土铜钱币37斤,有“隆基通宝”、“统和元宝”等铬文。2.毛盖吐窑址。位于坤都冷乡毛盖吐村北100,分布在沙丘中,共发现3处。地表暴露窑壁高出地面o5,采集有篦纹、方格纹、条纹灰陶罐,刻刀二把。3.德田窑址。位于西哲里木德田村西北5公里。为石砌竖穴窑,直径3。窑壁抹有红烧土,采集有灰砖块、布纹瓦、灰陶片。辽代的“乾享通宝”铜钱等。4.罕山窑址。位于西尔根罕山村西北100。窑址长30、宽25,竖穴式,残高约l5,周围暴露红烧土,厚约05。采集有刻刀、篦纹灰陶罐、粗白瓷片等大量遗物。

  此外,科右中旗出土的银锭、银铤等文物,又反映出辽代的货币制度。

  ()金代遗迹

  金代,科右中旗霍林河及支流.昆都伦河仍是一个交通要路。这里留下了女真人大量遗物。

  题记

  科右中旗巴仁杜尔基苏木毛杜营子毕其格哈达上留有大块的女真文摩崖题记。毕其格哈达,蒙语,意为“有文字的石崖”。题记虽经年久风吹雨淋,字迹多已漫漶。但可辨认者还有一百五十余字,其中尚有女真文译写的“泰州”二字,金代霍林河为泰州与临潢府的分界,因题记在河东,所以当属泰州。

  在前面所提到的巴拉哈达山腰石洞的洞题上,还留有“大今()国女女(女真)春州北七十里”等汉文题记及许多女真文字。金代的女真文只用于少数女真上层人物,并通行汉文。这些题记对于辽代春州及泰州的考证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座标点。目前,女真文字的释读刚刚开始,大部分尚不能解读。但这样大批的女真文摩崖题记是少见的,也十分珍贵。

  城址

  金代的遗址在科右中旗发现较少,城址发现较多,现已查明有16处。金代城址多为正方形,距金界壕较近。城墙有角楼,马面密集,城内建筑遗迹明显,体现了金代城址的特点。

  吐列毛杜IⅡ号城址

  一、二号城址相距160。一号城址东墙长703、南墙长504、西墙长682、北墙长493、周长2382。南墙和东墙各一门,均有半圆形瓮城。城墙残高34。城墙共有马面31个,直径在812之间,间距在43米一83之间。城外有护城河。城内建筑遗迹十分明显,遗物相当丰富,采集物:兵器有铁刀、铁锏、铁蒺藜、铁矛、铁尊、铁镞、铁甲片等;生活用具有石臼、石杵、石磨、铁锅、定瓷片、仿定瓷片、釉陶缸、釉陶瓶、大卷沿陶器残片;生产工具如铁铧犁、铁锄、铁矍、铁车辖、铁锹、石夯锺、马蹬及各种马鞍具。另外还出土了大批铜钱。

  二号城址为长方形,东西宽320、南北长385。布局比较明显。城内发现了少量的瓷片、陶片。这个城址为乌古敌烈两个部的流军司所在地,也是这两个部族的主要活动区。一、二古城与其北的金界壕构成一套边疆比较独特的防御体系,是金代北部的一个军事重镇。

  “五·七”马场城址

  位于“五·七”马场西8公里。正方形,边长190。城墙为土石混筑,残高2,基宽75。南门宽74角有角楼。城北20处是金界壕,地表散布大量片石、布纹瓦、大卷沿灰陶壶、罐等。

  科右中旗辽金时代遗存主要分布在中南部,以霍林河流域为集中。这个地区是契丹人的主要牧场之一,也是契丹人的一个发祥地。霍林河流域水草丰茂,土地肥美,交通方便,又是一条重要通道,因而契丹之后的女真也不会不依赖于这片土地。这里丰富的辽金时代遗物,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科右中旗遗址中,辽代、金代遗物杂处其中,使本来难以区分的辽金遗物更增加了一定难度。随着近年来考古学的发展,辽金遗物的区分也已开始,但很难说是深入。契丹、女真在这里成长、壮大到退出历史舞台,时间不是很长,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因此,除了一些具有本民族典型特征的遗物(如辽代的契丹文、鸡冠壶、粗白瓷器、金代女真人的女真文字、大卷沿陶器等等)较好判断外,其它很大一部分的区别还有待于进一步工作的开展。辽、金两代所遗文献资料甚少,更待于考古学的发展来进行弥补。近几年,一些地理考证的新发现和契丹文、女真文的释读进展,无疑为辽金考古提供了新鲜材料。

  科右中旗境内的许多城址,多筑于金界壕的两侧,或为边堡,或为城隘,距离金界壕较近。还有一处城址即东色音花城址,该城为正方形,边长只有100。土石混筑墙,残高3、基宽75。南墙开一宽6的城门。城北墙借助于金界壕。在这个城址中,散布有布纹互、卷沿灰陶罐残片等遗物。其它一些城址距界壕几百米至几公里不等。这些城址有的始建于辽代,金代沿用。有的建于金代,为金界壕同期附属建筑,元代时废,同金界壕一起成为女真族为防御蒙古而修筑的防御工事体系。

                       四、元明清时期

  尚在宋、辽、金争战之际,·蒙古族人已强大起来。到了十三世纪,铁木真称为“成吉思汗”。及忽必烈建国,科右中旗归辽阳行省泰州所辖。后随同升为泰宁府、泰宁路,划入中书省统一管辖。

  明代,这一地区属兀良哈三卫(泰宁、福余、朵颜)之一的泰宁卫管辖。

  今天的科右中旗,建制于1636(清崇德元年)称图什业图旗。清代,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撒儿的后裔科尔沁部蒙古居住于此。

  科右中旗境内这一时期的遗迹发现的不多。但传世的民族、民俗文物较多。元代的雕花瓷瓶、明代的宣德炉、清代的瓷瓶、瓷罐、银锭、鎏金铜佛、鎏金铜狮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一时期的文物分布特点。

  吉林省文物工作队在义和道卜公主陵发掘一座清代公主墓。墓主是固伦长公主,是清太宗皇太极第八个女儿,顺治皇帝的姐姐,下嫁图什业图亲王巴雅斯祜朗。该墓中出土许多金银器皿和大量的丝织品衣物。幸存一墓志石、志文为康熙皇帝所撰,用蒙、满、汉三种文字合壁,上具公主配偶的名字、官爵和公主的身世、生卒年月、葬地及哀悼之词。当时曾建有陵园和殿堂,有五十名喇嘛在这里守陵。

  代钦塔拉王府

  图什业图第十三代亲王色旺诺尔布桑当了哲里木盟十旗盟长之后,于1890年请莫尔根庙的呼和班德拉葛根为他在代钦塔拉修建了新王府。这座王府东西长260、南北宽250。院内房间数百间,设有大殿、议事厅、内外客厅、起居室等。王府之内四根高耸的旗杆,正门前一对巨大的石狮,加之高一丈宽五尺的围墙,墙上置八门容量为十二斤火药的大炮。代钦塔拉王府显得森严壁垒。

  纵观科右中旗出土文物概况,上可溯至新石器时代,下到清末。反映和记刻下了科右中旗漫长悠久的历史。众多的北方少数民族,相继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迹,成为科右中旗历史的创造者。

  科右中旗众多的出土文物及各时代的文物分布点基本上反映了其文物概貌和文物分布规律,也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各个时期不同的文化分布特点。但还存在着一些考古学上的缺环,对一些文化内涵也尚未能清楚,所有这些,都有待于我们今后工作的开展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 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盟党政大楼601室 电话: 0482—8268661 传真: 0482—8268601 Email: xamwtj@126.com

兴安盟文体新广局主办 兴安盟信息产业化办公室协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辩率 真彩32位浏览

Copyright 2015 www.xam.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5002755号-2